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剑客 欢迎您

和大家交流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本人愿结交天下好友,但对于拥邓反毛的人本人概不接纳,因为本人 1、不想惹口舌之争,2、道不同不相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为何“求助无门”也成中国特色了? -----读《23年求助无门比“断水断电”还可怕》(朱昌俊)的感慨!  

2014-05-24 06:3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求助无门”也成中国特色了? -----读《23年求助无门比“断水断电”还可怕》(朱昌俊)的感慨!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为何“求助无门”也成中国特色了?

-----读《23年求助无门比“断水断电”还可怕》(朱昌俊)的感慨!

汪华斌

最近网络上《23年求助无门比“断水断电”还可怕》的文章很火,因为有网友都转发到我的邮箱了。说是54岁的陈运弟是万宁市兴隆华侨农场的下岗职工,20年前因为他家附近要上马一个度假村项目而他和家人被要求搬至别处。由于认为新的安置点房屋太小及赔偿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所以陈运弟他拒绝搬迁。由于拒绝搬迁,后来他家就遭遇到断水停电;更不可思议的是这断水停电竟然持续23年。只是因为这次陈家出了别的事而引起了省级媒体的关注,结果这断水停电的厄运才得到改善。

通过这篇文章我才知道,原来陈运弟因不满开发商的补偿协议而拒绝搬迁;然而当搬迁谈判破裂后,他家便遭遇断水断电的变相“逼迁”。更重要的是这陈运弟也不是一个逆来顺受的人;在这断水停电的23年中,陈家人从来没有间断过到相关部门反映情况。然而任何一次实际现场的反映情况都被“踢皮球”了,如到农场找领导则将责任推给供电部门;说是农场并没有断水停电,说供电部门的行为。然而当他家人到供电部门反映情况时,供电部门的领导则称根本不知情;说是供电部门也不会断水停电。正因为如此,所以这23年来竟然连是谁制造了断水停电灾难都不知道;所以无数次上访被“踢皮球”,而无数次信访则全部是石沉大海;同样没有半点音信与波浪。所以专家学者惊讶,为何陈家人的权利救济是何等艰难。“换言之这起事件中令人诧异也令权利受到持续损伤的是某种笼罩在拆迁上的行政强力,更是长达20年的权利救济申诉无门”。

其实这不是我们社会的个案,这几乎是现代中国的中国特色;我们不会忘记曾经轰动一时的为儿子告状从黑发告到白发的四川老妇人的案例,告状20年的她最后同样是因为引起了一个四川籍的知名记者的关注;结果上访了20年的她才能为她儿子赢得回了正义。而且在我们社会的上访与信访实际工作中,很少见到通过正常程序而得到公平的;全部是因为偶尔遇到某领导人或某记者的介入,其它想赢得公平正义的可能性实在可以忽略了。如当年我在湖北省工会上访,接待我的某处长笑容可掬地说与我单位负责人联系好了;回单位就接待并解决我的问题。当我高高兴兴离开走出门后想起有个事需要问一下,那知道走到门口正好听见这处长正在与我单位负责人联系‘要加重处罚我的建议’;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当我回单位后不仅没有任何领导与我见面谈任何事情;反而是打击报复我的文件都已经下发了,这就是我们社会的上访与信访。

同样是这篇文章的介绍,原来这23年求助无门并不是现在有门了;而是因为最近陈家人在自家树木被强挖后并遭遇殴打的事被网友曝光于网上,最后获得省级媒体的关注;于是才牵连出这23年的求助。自然在省级媒体的曝光下,陈家的厄运才算走到终点。当这恢复供水送电并不等于公平正义的到来,因为这23年的不公平由谁承担责任;恐怕只能是既往不咎,这就是我们社会给老百姓的公平正义。因为相比较我们社会还有很多人的厄运不知道何时能终止,这如此迟滞又是如此偶然地公平正义难道不值得庆幸吗?

现在很多人通过这篇文章开始了反思,难道恢复供电就能为这一事件画上句号吗?一户居民权利长期受损,而当地政府一直漠视与不作为;这样的政府难道不应该向陈运弟一家公开道歉吗?在这人为给老百姓制造的厄运上,难道就不能启动相应的追责程序吗?更有我们这些上访接待与信访部门,难道这23年的过程就不值得怀疑吗?更重要的是这事发生在我们这越来越重视民生的社会,这难道不奇怪吗?当然我们的政府不能回避的的问题是,这样的事情真的是特别的个案吗?

当然在我的脑海里却是这23年的辛酸与荒诞,难道还能叫陈运弟一家爱国爱党吗?虽然在媒体的关注下,陈家中断23年的供电终于复归;他们肯定公开也会说感谢党和感谢政府。但承受了这20余年的公民权利之殇的人,他们真的从内心里感谢党和政府吗?尤其是陈家在无电无水的艰苦条件下培养出来的六名大学生,他们能满怀信心地去报效祖国吗?因为这不是艰苦环境的“励志”,而是社会不公而引起的报复;更重要的是他全家人寻求社会的权利救济,结果全部是失望大于希望;这能叫他们感激社会吗?

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我们总说是资本主义国家对老百姓的死活不闻不问;这就说明我们的社会制度比资本主义优越。为什么我们社会求助无门,这难道不应该引起全社会的重视吗?为何我们社会任何人只要敢对权力者说“不”,最后必然就是厄运降临;因为这23年的求助无门并不是因为我们社会体制改革而“有门”的,而只是因为偶然原因才得以“有门”。如果不是因为这偶然原因,恐怕这陈运弟一家的厄运还得继续;这难道不是我们社会主义国家的悲哀吗?同时也应该是我们各级领导应该思考的问题呀。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