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剑客 欢迎您

和大家交流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本人愿结交天下好友,但对于拥邓反毛的人本人概不接纳,因为本人 1、不想惹口舌之争,2、道不同不相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咋低保又引发了一场恐怖悲剧呢? -----安徽省安庆市一村民携带爆炸装置在村部引爆再次引发善良人的思考!  

2014-05-24 06:35:0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咋低保又引发了一场恐怖悲剧呢? -----安徽省安庆市一村民携带爆炸装置在村部引爆再次引发善良人的思考! - 汪华斌 - 汪华斌的博客

 

咋低保又引发了一场恐怖悲剧呢?

-----安徽省安庆市一村民携带爆炸装置在村部引爆再次引发善良人的思考!

汪华斌

当我们刚刚淡忘厦门公交车纵火案竟然是因为低保造成的时候,我们社会竟然又发生了因为低保而产生的爆炸案;安徽省安庆市枞阳县金社乡金渡村一村民携带爆炸装置在村部引爆,造成2人死亡、3人受伤。然而当披露的信息却使我们震惊,因为这又是一起因为领导拒绝批准贫困者低保而引发的悲剧;因为两名死者分别都是低保原因的当事人。一个就是申请低保而长期不批准最后只能携带爆炸装置的村民,另一个就是掌握低保大权而拒绝批准的村主任。因为该村民为此低保而多次向村干部请求,但就因为这村主任拒绝而没达到个人目的;最后两个人共同到阴曹地府去争辩是非了,因为留给我们阳间的是为何又产生这种因低保矛盾而激化的极端行为呢?

我不知道这携带爆炸装置在村部引爆的村民会不会定为恐怖分子,但在我们这个连刀具都要管制的社会其爆炸装置来源肯定是犯罪行为;我也不知道这死的村主任会不会被评为烈士,但全社会的人都知道这村主任就是激化矛盾的人。因为在一个公平公开的社会体系里,这村民能够找与自己没有关系的人报仇吗?按照我们的善良想法,我们社会的低保又不是什么金饭碗;难道它也如同公务员那样吸引人吗?像我们这些下岗的知识分子,就从来没有想到去捧这施舍的仅能维持生命的最低水平的破碗。可竟然人家多次找村主任求情,说明人家愿意用尊严去换取这生命之源;肯定是人家生存存在着巨大的问题。既然低保是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生命,那么为什么这村主任却还这么舞弄权力而搪塞呢?既然村民自己都准备用生命捍卫自己的权力,就说明这村主任肯定存在以权谋私之处。

当我知道这村民因为低保而愿意放弃生命时,才知道我们社会竟然真的有因为申请低保而失去生命的;说是湖南晏田乡的村民因为半身瘫痪而申请低保,可乡镇干部竟然因为计划生育等原因而拒绝。于是这村民就被自己的丈夫“放赖”留于湖南晏田乡政府,可70多个小时后半身瘫痪的邓元姣在乡政府办公室头部受重伤;最后送医院后不治身亡。从而用自己的生命谱写出了低保的怨恨,因为低保早就使我们政府的公信力备受质疑;因为一方面是贫困的人因为低保而放弃生命,而另一方面却是有大量的公职人员骗取低保金。如公开的案例显示,陕西省纪委公布了周至县116名公职人员骗取低保金的事实。如周至县农民周光辛(化名)就曾有过一次目睹低保指标被“瓜分”的经历。他说他参加了所在的村开了一次“两委会”(党支部会议、村委会),会议的主要议程就是讨论低保指标的分配问题。然而会议的重点没有放在低保指标应该在村民之间如何分配,而是放在了这些指标在“两委会”成员之间如何分配。争执的焦点是如何在保证“两委会”成员都能分到指标的前提下,向村书记和主任适当地倾斜。这些手握指标的“两委会”成员,开始为这些指标寻找合适的人选。周光辛发现这些最终拿到指标的人选,与国家规定的低保标准毫不相干;他们最大的一个共同点就是与“两委会”成员之间都有或亲戚或朋友的关系,而村上那些真正贫困的人却被排除在这个名单之外。这是一个外人难知其详的名单,因为“两委会”没有通告;村上的公示栏上也看不到。

按照我们的办事程序,村里确定了名单只是走完了第一步。接下来一个是乡里的审核,另一个是县里的审批。这些程序就是我们任何领导都能冠冕堂皇推卸责任的理由,因为这构成了低保审核的“三部曲”可不是一个人能够大权独揽的呀。而如果你上访,则乡里的审核更加严格;因为这里面有入户调查与民主评议两个程序。也就是说前者是用事实说话,后者是让群众说话。然而却不知道这两个程序是名义上由乡镇主持,实际上还是村里拥有很大甚至主导性的话语权。比如入户调查,由于乡镇对申请者的情况不甚熟悉;入户调查时规定要由村干部陪同。调查人员或基于完成任务的需要,或基于了解真实情况的难度;其调查的大部分内容来自于村干部的介绍。有的调查人员基于效率的考虑,把大部分时间用在听村干部的介绍上;而将入户环节一笔带过。正因为如此,我们社会很少有入户调查的报告与村上申报的内容不符的状况;而民主评议更是表面上是乡镇干部主持,实际还是村“两委会”成员和部分“信得过”的村民代表;自然与村的意见高度一致。

至于县里的“审批”,实际“批”只是一种程序上的权力。当然在审批之前,县里还有一个抽查的环节;而且按规定比例不少于30%。由于县村之间距离遥远,这种抽查更有赖于乡村两级;事实上最终又落在了“两委会”手里。正因为如此,一个由“两委会”而起的造假低保申请无论经历多少环节都是有惊无险;所以“县上最终审批的名单与村上申报的名单大同小异”。正因为如此,低保的核心权力实际是在村书记和村主任手中;所以这村民因多次申请低保都没得到落实,于是身绑炸药冲进金社乡金渡村委会村部会议室随机引爆了炸药;最后申请低保的村民与掌握低保重权的村主任同时在爆炸事故中死亡,他们的谁是谁非由他们自己到阴曹地府去争辩;但留给我们的却是一个低保为何赋予村干部如此权力。我在美国看到美国人的失业救济金和低收入家庭返税过程,没有见到什么人有权力;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根本没有人有什么权力,因为据实领取就行了。而我们社会竟然连低保这样维持生命的权力都被人垄断,这才是今天中国矛盾加剧的原因吧。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