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泉剑客 欢迎您

和大家交流学习

 
 
 

日志

 
 
关于我

声明:本人愿结交天下好友,但对于拥邓反毛的人本人概不接纳,因为本人 1、不想惹口舌之争,2、道不同不相谋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由糜振玉的“危害论”,看吴孔明的“资本论”  

2014-05-16 12:24: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糜振玉的“危害论”,看吴孔明的“资本论”

作者:两江居士 

  2014年4月25日,人民解放军知名专家、军事科学院原副院长、陆军中将糜振玉在国家科技部主管的《科技文摘报》上发表了题为正视进口转基因大豆对13亿中国人健康安全的危害的重磅专栏文章。如此高级别人物发表涉及全国13亿人民群众健康、国家粮食安全的重磅文章,仅仅只有个别博客和论坛转载,在微博中引起围观和热议。可以说,造成的影响是微乎其微。

  有关转基因的话题,在我国历来是高度敏感,人们十分关注。不仅媒体积极跟进,公蛭和精蝇也争相站台,高调表明大力支持的态度。

  去年6月,黑龙江省大豆协会副秘书长王小语发表了转基因大豆与肿瘤高度相关的观点,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所所长林敏立即发文反击;8月,少将彭光谦发表了《八问主粮转基因化》的文章,工程院院士赵文津挺身而出,对彭将军的反转“谬论”逐一给予驳斥;今年两会期间,原央视主持人崔永元发布了他自费到美国等地调查转基因真相的纪录片,继续大胆质疑转基因,农业部一干官员就争相在媒体上高调回应。副部长牛盾不仅“飚”出了“中国不能失去转基因制高点”的“国家态度”,部长韩长赋也声称“自己也吃转基因原料加工的食品,具体来说就是豆油。”(是否说谎?)这些都曾引发热潮。

  而此次糜将军的文章,和今年两会上农工党有关严控转基因的提案一样,不仅遭到国家媒体和主流网站的“全面封杀”,黄达昉、李敏等之流的精蝇及转基因吹鼓手方肘子均鸦雀无声,就连农业部一干公蛭也集体保持沉默。这实在令人大惑不解。

  其实,作为由美国豢养成为中国选择性打假的急先锋方肘子,最应该在这个时候挺身而出,通过合法、非法的途径,搜集各种对糜将军不利的旁证佐料,大打糜将军之假,一是打身份假,二是打学术假,三是打引用的成果假,或者直接将其打成“余孽”而推向军事法庭。糜将军不就身败名裂了吗?不就没人再敢对转基因说三道四了嘛?推行转基因不就一片坦途了吗?

  方肘子这次没有这样做(不排除他不在酝酿和合谋),而且农业部前后的表现也是如此地大相径庭,莫非他们良知发现,意图改邪归正?

  不会,绝对不会!因为推行转基因,是美国赋予他们的秘密使命,只能坚定不移地继续以牺牲中国13亿人的健康安全为代价来换取美国人的欢心和支持。

  我这样说,决不是空穴来风,更不是无中生有。请大家看看,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工程院院士吴孔明是怎么说的。

  央广网北京2013年10月4日消息(记者沈静文)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对于转基因技术,我国政府的明确态度是“加快研究、推进应用、规范管理、科学发展”。由于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至今仍然频频在网上被争论,有人提出:能否搁置转基因技术的发展,直到所有人达成一致观点?中国工程院院士吴孔明坦言,中国已经没有拒绝转基因的资本。

  他的理由是,中国没有拒绝转基因的资本,是因为粮食产需间产生了十分突出的矛盾;要解决这个矛盾,只能从美国、巴西、阿根廷以及加拿大等国大量进口转基因玉米、大豆、大米和其它作物,除此别无选择。好一幅忧国忧民的情怀!

  这个说法其实十分牵强,根本不足以成为中国必须从西方无限量进口转基因粮食的理由。由于有很多人已经驳斥了吴孔明的这一观点,无须我赘言。我现在要说的是,吴孔明的“资本论”,为人们提供了品味的另一空间。

  中国对转基因不能拒绝,无法拒绝,因为没有资本。没有什么资本?如果沿着这个思路继续咀嚼下去,并结合独行于星空者不断获得美国那些垃圾奖的背景,我得到了一个令人十分意外、以致震撼的结论。“资本论”的言外之意,就是影射中国的一些公蛭、精蝇已经被美国巨大的经济、政治利益收买了,他们已经完全失去了选择拒绝转基因的资本和能力,只能忍辱含垢委身于美国,成为美国的忠实走狗,任由其操纵和掌控。如果不这样,美国就会翻脸不认人,就会将其贪贿、卖国等证据曝光于全天下。到那个时候,他们曾经靠表演而绣出来的“正人君子”形象就会在瞬间崩溃,不仅要面临舆论的无情鞭笞,更将受到中国人民的世纪大审判而遗臭万年。这是他们的难言之隐,也是其最大软肋。

  糜将军的“危害论”,由于数据来源客观,成果引用权威,危害分析科学,结论无懈可击,把农业部的一干公蛭给彻底击蒙了,使得其慌乱不堪,胆怯心虚;而吴孔明的“资本论”,则成为农业部一干公蛭以及众多精蝇对糜文噤若寒蝉的绝妙注脚。

  到此本应结束本文了,但联想到曾经的“余孽”,顺便再说一句多余的话。公蛭、精蝇及吹鼓手的信仰和理念由于彻底转基因,不会因糜文而造成的一时难堪和慌乱而装聋作哑,他们一定会像垂死的兔子一样,利用谁也无法挑战的绝对话语权踹人。你糜将军现在的地位可能很高,但总高不过国家的强制力吧?所谓的“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强制推行就很能说明这一点了。再说,糜将军如果继续死守“危害论”,不和他们保持一致,只要稍稍地“余孽”一下,地位再高有啥用?在他们眼里,不过是一堆豆腐。要戳倒你,小菜一碟。

  这是我的担心。糜将军,您千万当心啊!

  评论这张
 
阅读(3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